陈氏祖训与家规
时间: 2015年12月10日 来源: 网络信息 关注度: 278

总序
陈氏自古崇道德,尚礼义,忠孝传家,诗书继世,以耕读为世业,以仁义为家法。仁亲为重,轩冕为轻,读陈氏祖训家规可知也。 

 


家之有规,犹国之有法也。国有法,则赏罚以饬臣民;家有规,寓劝惩以训子弟,其理一也。或曰:圣贤遗教,备载经典,又何必家训?家训也者,所以济圣训之所不及也。盖经典惟通达古文者知之,而今国学衰微,人心不古,礼崩乐坏,莫谓愚夫愚妇不知秦汉,即使读书人又有几人能知六经?若无圣教,则不知伦理,此世风所以浇漓、道德所以沦丧也。家训正可为六经注脚,泽被子孙后代,匡正世道人心也,故不可不传、不可不遵也。又必每年春分、冬至祭祖以后宣讲一次,后世子孙慎勿视为具文,皆明是非,弃恶向善,则庶可修身齐家,光前裕后也!             
岁次庚寅年桂月吉旦    陈雨茂   谨识

陈氏祖训

明明我祖,汉史流芳,训子及孙,悉本义方。
仰绎斯旨,更加推祥,曰诸裔孙,听我训章。
读书为重,次即农桑,取之有道,工贾何妨。
克勤克俭,毋怠毋荒,孝友睦姻,六行皆藏。
礼义廉耻,四维毕张,处于家也,可表可坊;
仕于朝也,为忠为良,神则佑汝,汝福绵长。
倘背祖训,暴弃疏狂,轻违礼法,乖舛伦常。
贻羞祖宗,得罪彼苍,神则殃汝,汝必不昌。
最可憎者,分类相戕,不念同气,偏论异乡。
手足干戈,我心忧伤。愿我族姓,怡怡雁行,
通以血脉,泯厥界疆,汝归和睦,神亦安康。
引而亲之,岁岁登堂,同底于善,勉哉勿忘!

陈氏家训

事亲必孝,待长必敬。兄友弟恭,夫义妇顺。
冠婚丧祭,秉礼必慎。学文必功,习武必勤。
治国必忠,治家必严。居功毋骄,见恩必谢。
士农工商,择术必正。毋听妇言,而伤同气。
毋作非法,而犯典刑。
毋以众而暴寡,毋以富而欺贫。
毋以赌博而荡产业,毋以谣辟而坠家声。
制行唯严以律已,处世当宽以绳人。
苟能行之于久久,当必报之以冥冥。
兹训词实系废兴,诵之再三,尔其敬听。

陈氏家规二十条
敦孝弟以重人伦。笃宗族以昭雍睦。
和乡党以息争讼。尚节俭以惜财用。
解仇忿以重身命。训子弟以禁非为。
躬稼蔷以知艰难。忍耻辱以保家业。
读诗书以明理义。祭祖宗以展孝思。
亲师友以成德行。慎交游以免损累。
严乘祧以息讼端。禁烟赌以杜下流。
置义田以赡贫乏。互守望以防盗贼。
主忠信以植根本。守本分以寡过恶。
务谦逊以迓吉益。辨义利以定人品。
       
跋一  (确山县增生子佑应其)
     上二十条虽浅近,意实深长,愿吾族世世身体而力行之。上之可以希圣希贤,次亦可以省身寡过,蕴之为德行,行之为事业。虽不可谓为善言善道,亦吾族所当共勉者也。然统观之,均不可轻分观之,始终更重何者?能敦孝弟,不惟不犯上作乱,顺而推之,下十九条,将一能而无不能,能辨义利,知法,君子而戒,小人逆而行之,上十九条,亦一能而无不能。诚如是也,吾陈氏虽不可谓贵胄华宗,亦可窃附于名门右族之后,而不辱先人。非然者,不惟不能亢宗克家,吾陈氏后日之现象,将不堪设想者矣。然保身、治家、涉世之道,虽未尽于二十条中,而大要纲领则亦备矣。惜小注太简未能畅厥意旨,后之人果有学问博恰,以二十条为题各系以辞,使意无不言,言无不尽,可法可传,令读者警心动魄,而不敢逞。是所望于继志述事者。
跋二  (汝南县庠生东之王汇川)
     上二十条,前五条论敦伦、睦族、和乡、崇俭、惩忿之道,次五条论训子、力蔷、忍辱、读书、报本之方,中五条言亲师、慎交、继绝、闲邪、济贫之图,后五条言防盗、存诚、守分、务谦、立品之实。其第一条推爱敬之良,勉人为孝子兼为悌弟,其二十条言义利之辨,劝人为君子,戒小人尤为当务之急。若贵族世世能曲体,子佑夫子立规垂训之意而遵行无违,将下能循规蹈矩,为克家之肖子,上能光前裕后,为有道之曾孙,孝弟之行益笃,有司表为仁里,君子称为义门,天下推为望族,陈氏之兴其未艾也夫。

     民国二十二年(公元1933年)岁次癸酉季冬月初三日敬题于聚星堂书屋

义门陈氏家范 十二则
  (唐)陈崇  撰

一、尊朝廷
太平之世,声教覃敷。谊降轩冕,恩彻泥涂。
普天率土,莫不沾濡。矧吾陈宗,被泽尤殊。
金门锡爵,玉册蠲租。稽颡顿足、鼓腹含哺。
何以仰答,远着宏谟。出励名臣,处为硕儒。
安吾作息,急乃公输。扬诩大化,嬉游唐虞。

二、敬祖宗
陈氏先代,渊流宏远。冥索遐稽,弥深缱绻。
德为畴立,功为孰建。宜都以来,滋培不浅。
司马参军,日恣流衍。补阙才高,秘监闻显。
著作贤嗣,庐峰绝巘。徙乎江州,始基是践。
自斯而遥,其绪日展。俎豆勿忘,咸相黾勉。

三、孝父母
父母生我,鞠育劬劳。顾复之恩,自少而耄。
几经艰难,以养以教。冀其克遂,悲喜相交。
兴言及此,中心如刀。谓地盖厚,谓天盖高。
趵蹐无报,徒属里毛。遐思古人,其乐陶陶。
养惟其志,不惟其肴。致其慕者,涕泣而号。

四、和兄弟
鹡原志喜,雁序分行。维礼与诗,盖有明章。
矧蹐圣世,跻乎虞唐。荆花纷馥,接叶联芳。
埙篪韵协,手足相将。和乐且耽,庶顺高堂。
追维先代,厥有二方。惟其难也,实至名彰。
无歌偏及,以致缺戕。千古以来,被止眠姜。

五、严夫妇
人伦伊始,兆自闺门。阴阳之义,亘古常尊。
好合可乐,狎昵宜悛。正位内外,各以其分。
鸡鸣致警,戒旦时闻。以乐鼓钟,以友瑟琴。
梁妻举案,冀妇如宾。惟鸿与缺,道行于身。
不知其然,地亵而亲。脱辐至矣,则又何云!

六、训子孙
繄维义族,后起联翩。兰含春媚,桂馥秋妍。
何以栽培,护其性天。巍巍桢干,饱乎云烟。
农亩有径,诗书有田。耕食凿饮,为诵为弦。
终身远到,基于少年。循矩斯方,受规则圆。
非规非矩,遗羞昔贤。父兄之教,在所宜先。

七、隆师儒
圣贤至道,孰与为明。千秋统绪,任在儒生。
发聋启聩,鼓振金鸣。石渠白虎,木铎传声。
惟其义备,斯感至情。游扬二子,立雪于门。
苏章千里,不惮遥程。跋涉艰楚,负笈而行。
吾陈东佳,无鹜乎名。隆宠师儒,以集群英。

八、谨交游
人生所忌,处独居幽。慧无与发,思无与抽。
士农工贾,惟其匹俦。或出或处,气类同求。
戒勿如已,比匪非仇。声气是诩,他日为忧。
与其为滥,无宁隘收。金兰善谱,不类盟鸥。
少壮一诺,终当白头。风雨契阔,致意缪绸。

九、联族党
江州一族,异流同源。阅十一世,和处笑喧。
非吾伯叔,即我弟昆。长幼上下,无寒无暄。
驰驱皇路,退伏高原。咸敦一脉,岂有嫌言。
二百余口,饔飧同轩。时勤课教,李笃训勉。
有才足论,有勋与展。何疏何戚,门庭欣然。

十、睦邻里
古者八家,同井相助。由近而远,情谊攸着。
为邻为里,居游与聚。疾病相持,死丧与赴。
患难忧危,戒惊恐惧。謦欬欢逢,寿考媾娶。
伏腊周旋,心融情豫。岁酒同甘,烹宰饱饫。
阗阗里闾,倒屣解屦。诗称洽比,殷其景慕。

十一、均出入
生财之难,期其亘足。制用有经,积施相续。
积而不施,施而不彀。侈靡吝悭,均为薄俗。
生齿云多,资用繁缛。老疾宾祭,其敢不肃?
以赡耕稼,以资诵读。家庭内外,持筹仆仆。
惟均惟平,度其盈缩。干糇以愆,为汝曹勖。

十二、戒游惰
凡人之生,畴无担荷。均在四民,责无敢堕。
行必期为,志惟务果。奋进而前,犹不与我。
矧其嬉游,而敢偷惰。即历艰危,无挫坎坷。
丈夫志雄,磅礴磊砢。进止帷幄,了如观火。
何乃自戕,手足委亸。家范谆谆,各为佩左。

  按:此家范十二则,旧谱失载,今从上保宣公房老谱查出,敬录于此,吾宗人尚其宝诸!
光绪十二年六月    茂昭公派下邑庠生品金鳌识

义门陈氏家训十二条
 
    盖闻宗法立而善人多,家道严而纪纲止。人之贤否,相去几希,惟是习俗移人,匪彝灭性。内鲜义方之训,外无师友之规,渐至比之匪人,流为不肖。究其所极,良有慨然!古云:父兄之教不先,子弟之率不谨。敬摭前闻,着为家训,次第胪列于左。
    一、孝父母:劬劳悯生我之勤,罔极配昊天之德;春晖寸草,欲报良难。然使能竭其力,不俭其亲,婉容愉色以承欢,砥行立名以养志,人子若此,或亦庶几。若夫爱慕移于妻子,孝敬驰于桑榆,甚至频闻诟谇之声,不顾饕餐之养,灭理丧心,莫此为甚,吾宗子弟,如有此等不孝,即以家法重处之。
    二、笃友恭:诗云:凡今之人,莫如兄弟。盖以同气连枝,根夫天性,当思手足之义,毋贻父母之忧。顾或听妇言而致参商,重资财而丧友爱,是自剪其枝叶,何以庇其本根?即伤天和,必招外侮。吾宗子弟,如有以弟犯兄,以兄凌弟者,即经族长处责。
    三、忠群国:子之能仕,父教之忠。即叨登进之荣,毋负生平所学。良臣循吏,岂伊异人,国计民生,胥关分内;必明心而不愧,当受宏以若惊。至于食毛践土,共乐春台;凿井耕田,同依化日,务令刑章弗犯,井税无衍;庶几草野之民,稍效尊长之义。
    四、别男女:圣王制化,前严内外之闲;儒者齐家,先谨闺房之范。是故叔嫂不通问,男女不同席,明有别也。彼夫帏薄不修,见讥行路;茨墙蒙垢,不齿人群。实古今廉耻之防,亦室家隆替之本。礼严逾阃,易慎履霜,稍越此闲,即屏诸族类。
    五、端士习:读书志在圣贤,相士道先器识。启蒙养正,期为名教完人。摘名寻章,终属末流俗学。是故格致诚正,以立其体,齐治均平,以致其用,慎所习也。毋志温饱而自隘远猷,毋侈浮华而不务实用,毋恃才凌物,毋枉道人。舜跖之辨,必严孔颜。所乐何事?果能取法乎上,不让古人;即使仅得乎中,亦为佳士。亢宗之秀,岂其河汉斯言。
    六、勤本业:汉宣帝诏曰:一夫不耕,或授之饥;一女不织,或授之寒。饥寒交迫,而不为匪者鲜矣。自古王者治世,必使野无游民,人无逸志。农工商贾,承世业于箕裘;机杼桑麻,课女红于宵旦.以故裕国课则追呼之扰无闻,赡盖藏则衣食之源各足。苟恶劳而好逸,必舍正而趋邪。失业则渐至丧心,损人究未能利已也。吾宗弟子,宜知所从。
    七、崇节俭:不节则嗟,惟俭乃足。天之生财有数,人之纵欲无穷。苟不谨于平时,何以赡其急?其要在饕餐随分,毋忘贾以速贫;婚嫁有时,不过菲而废礼。谨其出以慎入,既可养廉;酌其馀以济人,又足种德。苟取之尽锱珠,用之如泥沙,此智民之所以覆宗,伯有之所以贾祸也。吾宗子弟,宜以为鉴。
   八、尚忠厚:刻薄为杀身之本,忠厚为植德之基。故孟子疾机(械)之徒,老氏守黑白之戒。无欺无隐,可盟天日而对君亲;有忍有容,可养祥和而消横逆。若夫祸心叵测,持鼠首之端;蜜口咍人,试猫腹之剑。以至骨肉皆恶其不情,仆隶亦憎其大忍,元气既竭,殃咎随之。吾宗子弟,尚其戒焉。
   九、戒溺女:婴孩疾痛,尚廑保抱之忧;禽兽凶顽,不食同类之同,男女虽异,同属所生;习俗移人,忘其故钉。此其事多出于妇人,而其权实操之男子。夫慈祥之气,半于养成;残忍之行,由于习惯。既忍其子,何有于人?夫人情靓血刃而惊心,见凶人而避席。何忍操戈同室,冤积覆盆。若以贫苦为辞,岂元保全之法?吾宗尊长,诰诫宜先。
    十、黜异端:守法可以保家,明理乃到涉世。欲知训子,莫如读书。俾奉教于师儒,自不干夫法纲。若夫左道陷人,异端惑世,妄谓长生可致,劫数可逃。岂知结党会盟,已入白莲之座;拜灯茹素,同迷天主之堂。既失足于局中,难脱身于事外。迨至倡为不轨,挟与同谋,纵思漏网偷生,终当按籍就戮。历观往事,可为寒心。凡我宗人,各宜痛绝。
   十一、除恶习:丧德莫大于淫,破产莫甚于博。谁无闺阃,易地则在我何堪?纵有仓箱,轻掷则无盈不绌。甚且因博而成讼累,因溪而酿成钉机。甚所宜力碎袅庐,毋惊庞蜕。至于惑风水而暴亲不葬,薄伦常而弃妇生离,以及健讼为召祸之端,刁笔为伤人之术,符咒不经之事,卑贱无耻之行,咸使屏除,庶为家范。
   十二、睦宗族:祖先虽远,不忘秋霜春露之诚;子姓同源,当念收族敬宗之义。在昔邦族既有专官,乡党亦隆宗法。所望克承古谊,垂裕后昆。序齿辨贤,有教惠我子弟;型仁讲让,无怨恫于先人。忧乐相关,有无相恤。萃太和之象,光照宗枋;敦雍睦之风,远承祖武。庶我义门矩矱,自始如新。敢告吾宗,敬之毋忽。
     以上所训十二条,举其大略;贤知者固能体此谆谆,中材者慎勿听之藐藐。人贵自立,福由已求,欲知成败之机,不外善恶二途。易曰:积善之家,必有馀庆,积不善之家,必有馀殃。勿谓善小而不做,勿以恶小而可行。绵绵延延,门闾光大于吾宗,有厚望焉。
 
陈氏家法三十三条并序
唐?陈崇


  《易》曰,家正则天下定,是知治家之道,古犹病诸。故圣人垂五教、敦九族、使后人父子兄弟夫妇之道,勉而行之,以希圣人,其庶几乎!我家袭秘监之累功,承著作之遗训,代传孝悌,世习诗书,业继典坟,由是子孙众多,上下和睦,迄今存殁一十代,曾元二千人,祖训贻谋,承其余庆。我圣王诞敷孝治,恢振义风,锡以渥恩,阖宗荣耀。崇所虑者,恐将来昆云渐众,愚智不同,苟无敦睦之方,虑乖负荷之理。深惟远计,今设之以局务,垂之以规程。推功任能,惩恶劝善,公私出纳之式,男女婚嫁之仪,蚕事衣妆,货财饮食,须令均等,务求和同,令子子孙孙无间言而守义范也。

   一、立主事一人,副事两人,掌管内外诸事,内则敦眭九族,协和上下,束辖弟侄。日出从事,必令各司其职,毋相夺论,照管老少应用之资,男女婚嫁之给,三时茶饭,节朔聚饮,如何布办。外则迎接亲姻,礼待宾客,吉凶筵席,迎送之仪,一依下项规则施行。此三人不拘长少,但择谨慎才能之人任之,不限年月。倘有年衰乞替,请众详之,相因择人替之,仍不论长少。若才能不称,仍须择人代之。
   二、立库司二人,作一家之纲领,为众人之表率,握赏罚之二柄,主公私之两途,惩劝上下,勾通庄宅,掌一户版籍、税粮及诸庄书契等。应每年送纳王租公门费用,表给男女衣妆,考较诸庄课绩,备办差使应用,一依下项规则施行。此二人亦不以长幼拘,但择公平刚毅之人任之。仍兼主庄之事。
   三、诸庄各立一人为首,一人为副,量其用地广狭以次安排。弟侄各令首副管辖,共同经营,仍不得父子同处,远嫌疑也。凡出入归省须候庄首指挥给限。自年四十以下归家限一日,外赴须例。执作家役应出入市廛买卖使钱,须具帐目回库司处算明,稍不遵命,责以常刑。其或供应公私之外,田产添修,仓廪充实者,即于庄首副衣妆上次等加赏。其或怠惰,以致败阙者则剥落衣妆重加惩治。应每年收到谷斛至岁晚须具各庄帐目归家,以等考课,并出库司检点。
   四、差弟侄十人名曰宅库人,付掌事手下同共勾当。一人主酒、醋、曲蘖等。二人知仓确,交领诸庄供应谷斛,并监管庄客逐日舂米,出入上薄,主事监之。二人知园圃。牛马猪羊等事,轮日抽雇庄客锄佃蔬菜以充日用。一人知晨昏关销门户,早晚俟候弟侄出入勾当。四人管束近家四原田土,监收禾、谷、桑、柘、柴薪,以充日用。共酌量优劣,一依主庄者次第施行。
   五、立勘司一人,掌卜勘男女婚姻之事,并排定男女第行,置长生簿一本,逐年先抄每月大小节气,转建于簿头,候诸房诞育男女令书时申报,则当随时上簿至排定第行,男为一行,女为一行。不以孙侄姑叔,但依所生先后排定,贵在简要。自一至十周而复始。男年十八以上则与占斟新妇,稍有吉宜付主事依则施行求问,至二十以上成纳,皆一室不得置畜仆隶。女则候他家求问亦属勘司酌当。此一人须择谙阴阳术数者用之。
   六、丈夫除令出勾当外,并付管事手下管束。逐日随管事差使执作农役,稍有不遵者,具名请家长处分科断。
   七、弟侄除差出执作外,凡晨昏定省事,须具巾带衫裳,稍有乖仪,当行科断。
   八、立书堂一所于东佳庄,弟侄子孙有赋性聪敏者令修学。稽有学成应举者,除现置书籍外,须令添置。于书生中立一人掌书籍,出入须令照管,不得遗失。
   九、立书屋一所于住宅之四,训教童蒙。每年正月择吉日起馆至冬月解散。童子年七岁令入学,至十五岁出学,有能者令入东准。逐年于书堂内次第抽二人归训,一人为先生,一人为副。其笔墨砚并出宅库,管事收买应付。
   十、先祖道院一所,修道之子祀之,或有继者众遵之。令旦夕焚修,上以祝圣寿,下以保家门。应有斋醮事,须差请者。
   十一、先祖巫室一所,历代祀之。凡有起造屋宇,埋葬祈祷事,悉委之从俗可也。
   十二、命二人学医,以备老少疾病,须择谙识药性方术者。药物之资取给主事之人。
   十三、厨内令新妇八人,掌庖炊之事,二人修羹菜,四人炊饭,二人支汤水及排布堂内诸事,此不限日月,迎娶新妇,则以次替之。
   十四、每日三时茶饭,丈夫于外庭坐,作两次。自年四十以下至十五岁者作先次,取其出赴勾当,故在前也。自年四十以上至家长同坐后次,以其闲缓故在后也。并令新冠后生二人排布,祗候茶汤等。妇人则在后堂坐,长幼亦作两次,,新妇祗侍候茶汤等,其盐酱蔬菜腥鲜出正副掌事取给酌当。
   十五、节序眷属会饮于大厅同坐,掌事至时命后生二十人排布祗候,先次学生童子一座,次末束发女孩一座,已束发纚女孩一座,次婆母新妇一座,丈夫一座,至费用物资惟冬至、岁节、清明掌事分派诸庄应付,余节出自宅库,随其所有,布置许令周全者。
    十六、非节序丈夫出外勾当者,五夜一会,酒一瓷瓯,所以劳其勤也。尊长取便,仍令知酒人掌酿好酒,以俟老上取给。
   十七、诸房令掌事每月各给油一斤,茶盐等,以备老疾取便,须周全。
   十八、会宾客,凡嫁娶令掌事纽配绪庄应付布办,其余吉凶筵席,官员远客迎送之礼并出自宅库,令如法周全。仍逐月抽书生一人归支客。
    十九、新妇归宁者三年之内春秋两度发遣,限一十五日回,三年外者则一岁一遣,限二十日回,在掌事者指挥,馈送之礼临时酌当。
   二十、男女婚嫁之礼聘,凡仪用钗子一对,绯绿彩二段,响仪钱五贯,色绢五匹,彩绢一束,酒肉临时酌当。迎娶者花粉匣、鞋履、箱笼各一付,巾带钱一贯文,并出管事纽配,女则银十两,取意打造物件,市买三贯,出库司分派诸庄供应。
 
   二十一、男女冠笄之事,男则年十五裹头,各给巾带一副,女则年十四合髻,各给钗子一双,并出库司纽计。
   二十二、养蚕事若不节制,则虑多寡不均。今立都蚕院一所,每年春首每庄抽后生丈夫一人归事桑柘,中择长者一人为首,管辖修理蚕事等事。婆母自年四十五岁以上至五十岁者名曰蚕婆。四十五岁以下者名曰蚕妇。于都蚕院内,每蚕婆各给房一间,蚕妇二人同看。桑柘仰蚕首纽配诸庄应付。成茧后,同共抽取,院首将丝绵等均平给付之以见成功。其有得蚕多者,除付给外别赏之。所以相激劝也。其蚕种仰都蚕院首留下,候至春首,每蚕婆给二两,女孩各令于蚕母房内同看。桑柘仰都蚕院均给平者。
   二十三、每年织造帛绢,仰库司分派诸庄丝绵归与妇女织造。新妇自年四十八以下各织二匹,帛绸一匹,女孩一匹。婆嫂四十八以上者免。
   二十四、丈夫衣妆,二月中给春衣,每人各给付丝一十两,夏各给  葛衫一领。秋给寒衣,自年四十以上及尊长各给绢一疋、绵五两,四十以下各给丝一十两、绵五两。冬各给头巾一顶,并出库司分派者。
   二十五、每年给麻鞋,冬至、岁节、清明三时各给一双。
   二十六、妇人脂粉、针花等事,每冬至、岁节、清明仰库司专人收买给付。
   二十七、妇人染帛,每年各与染一段,任意染色,钱出库司分派诸庄应付,专择一人勾当。
   二十八、草席,每年冬库司分派诸庄,每房各给一副。草履,丈夫每月各给三付,由库司纽配付给。
   二十九、立刑杖厅一所,凡弟侄有过,必加刑责,等差列后。
   三十、诸误过失,酗饮而不干人者,虽书云“有过无大”,倘既不加责,无以惩劝,此等各笞五下。
   三十一、持酒干人,及无礼妄触犯人者,各决杖十下。
   三十二、不遵家法,不从长计议家长令妄作是非,逐诸赌博斗争伤损者,各决杖一十五下,剥落衣妆归役一年,改则复之。
   三十三、妄使庄司钱谷入于市肆,淫于酒色,行止耽滥,勾当败缺者,各决杖二十下,剥落衣妆,归役三年,知过而改,则复之。

   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右散骑常侍守江州长史兼御史大夫上柱国赐紫金鱼袋 陈崇序
   梁太祖开平元年(公元907年)丁卯正月 吉日

按:家之有规,犹国之有典也。国有典,则赏罚以饬臣民;家有规,寓劝惩以训子弟。其理一也。陈氏家法三十三条,各谱间有异同,今参考诸本校订,讹误较前谱所录为妥,后之修家乘者,毋妄为增删也。至有良显公参桃源谱谓法有可行于古而泥于今者,又有行于今而古所未备者,因续家法十三家,并附录于后焉。 

                          【附录】德育启蒙—印光大师

孝亲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与我,实为一体。
我爱自身,应孝父母,能不辱身,便是荣亲。

友爱
兄弟姊妹,手足骨肉,痛痒相关,休戚与共。
兄爱弟敬,和和睦睦,相推相爱,家庭之福。

敬师
师严道专,人伦表率,道德学问,是效是则。
养我蒙正,教我嘉谟,不敬其师,何能受益。

择友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朋友相处,有损有益。
益者近之,损者远之,劝善规过,端赖乎兹。

布衣
衣取遮体,兼以御寒,大布之衣,惜福养廉。
莫羡绸缎,锦绣华美,折了福寿,自暴自弃。

蔬食
蔬食卫生,肉食伤生,杀时恨心,其毒非轻。
勿贪吃肉,吃了须还,还的时候,真个可怜。

惜字
字为至宝,远胜金珠,人由字智,否则愚痴。
世若无字,一事莫成,人与禽兽,所异唯名。

惜谷
田中五谷,以养人民,爱惜五谷,即是善心。
修善者存,不善者亡,惜谷获福,殄谷遭殃。

惜阴
七十古稀,弹指即过,过则已无,何敢懈惰。
努力勤学,立德立业,自利利他,为世作则。

仗义
一举一动,唯义是取,义之所在,无往不利。
小人见利,即忘其义,虽得小利,究竟吃亏。

清廉
人生福泽,前世所修,非义而取,是食毒物。
清而不污,廉而不贪,世所崇敬,荣无加焉。

知耻
耻之一字,其利无穷,有与圣近,无与兽同。
惭耻之服,无得暂卸,我佛训诲,庄严第一。

尽忠
一秉真诚,不被妄侵,事亲接物,了无二心。
祗期尽分,不计人知,如是之人,堪为世仪。

守信
守信之人,言不妄发,说到做到,不矜不伐。
无信之人,事事皆假,人所厌弃,不如牛马。

仁慈
仁爱慈悲,心之生机,此心愈真,福泽愈深。
若无此心,势必残刻,纵有宿福,折尽受厄。

不杀生
凡属动物,皆有知觉,贪生怕死,唯命是惜。
若戏顽杀,及杀而食,现生后世,决定报复。

不偷窃
凡有主物,不可偷取,偷小丧品,偷大招祸。
偷人之物,折己之福,欲得便宜,反吃大亏。

不邪淫
淫欲为害,伤身丧志,虽属夫妻,亦当节制。
若是邪淫,更非所宜,古今志士,无一犯之。

不说谎
言为行表,是本心术,心既不真,行何能正。
望尔后生,切勿妄语,口是心非,终无结局。

不吸烟

烟俱勿吸,以伤卫生,口气常臭,熏天熏人。
鸦片香烟,其毒极烈,花钱买害,痴人可怜。

不饮酒
酒是狂药,饮必乱性,醉则反常,越礼犯分。
最好勿吃,免致大喝,聪明智慧,常保清白。

不赌博
赌钱博奕,丧志失时,专心于此,正事弃遗。
有限光阴,送之儿嬉,破家荡产,罪无了期。

不奢侈
奢侈夸富,买祸买贱,君子下看,盗贼来劫。
布衣蔬食,圣贤仪式,现生后世,人各取则。

不傲慢
傲慢轻人,实自呈短,明人知伊,学养俱罕。
纵到圣位,犹不轻人,绝无凡圣,念存于心。

不嫉妒
人有才德,我当赞叹,彼于社会,必有贡献,
若生嫉妒,是谓愚痴,业报夺汝,宿世慧思。

不偏见
人有小智,未闻大道,每执己见,以为最妙。
坐井观天,所见者小,若登高山,前见自了。

不迁怒
有富贵人,气量或小,每因拂意,忿怒牢骚。
迁怒无益,自他烦恼,海涵宽恕,是无价宝。

不耻问
能问不能,多问于寡,冀人从己,故先自下。
若是无知,尤当问人,博学审问,造诣方真

心命歌(印光大师)

心好命又好,富贵直到老。
命好心不好,福变为祸兆。
心好命不好,祸转为福报。
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贫夭。
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
命实造於心,吉凶唯人召。
信命不修心,阴阳恐虚矫。
修心亦听命,天地自相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