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氏家规
时间: 2015年12月10日 来源: 网络信息 关注度: 363

    荣辱相关,利害相及;忠义为重,财帛为轻。为父母当慈;为子女当孝。夫妻应互敬互谅;兄弟应相亲相助。立身以品德第一;读书以济世至上;强身以运动为主;处世以和为本;立业以奋斗为先;治家以勤俭为重。子孙都能遵守,胡家庶几有望。
 
                                           ——安徽桐城胡氏族谱
                                                   芜湖胡氏家训


《胡氏家戒》
 
戒忤逆
五刑之属三千,而罪莫大於不孝,无论父母以及伯叔及堂从伯叔母敢干焉,即一切无服尊长。其有犯者,律以无敢慢人之道,亦不孝也。则如其服与罪之轻重而责之,或尊长有不是处,亦只宜向公理论,不得擅自殴辱以取戾。
戒奸淫
盖尝读奔奔疆疆之词,而窃叹召伯之烝室、姜之淫为已甚也,夫为鹑鹊之微犹知有别,奈何以人而不如鸟乎?我族清白传家,素嫺礼教,其有蹈此者是家门之蠹也,不论服之轻重,有无男女,悉令自尽,违者送官处死,奴仆犯主亦如之。若妇有外通逃走者,获即焚溺;其有实迹而未获者,出之;或其夫溺爱苟容,则逐之,不许入祠。风闻讹误者不究。
    
戒窃盗
《宝玉大弓麟经》特书其盗越人于货,《尚书》重志其憝,则夫窃盗者,固王法之所大禁也。族中有不肖子弟,或习为穿璧越墙、探囊胠箧以及持挺揭竿而悯不畏死者,即令自尽。并责其父兄,不许入祠。窝藏者即以其父兄之罪罪之,其有狗情回护者责之。若窃六畜五谷以及木植器皿等物,则计其赃之多寡而追还之,仍责之以戒其后。
  
戒赌博
赌博之徒始以贪心欲缠通天之带,继以报志并脱集翠之裘,卒也,一掷百万,孤注莫还,势迫力穷,流为匪类,又不但牧猪奴戏为足贻讥子陶公也。我族严禁赌博,更设缉赌人延村缉访,责以四十,罚以四金,唯所愿焉。其窝赌与知情不举者亦减其罪之半以罪之。
  
戒嫖荡
从来纵欲者未有不破家亡身者也。尝见少年子弟交结淫朋狎友,往来妓家娼室,羡池畔之鸳鸯。或忘技术爱花间之蛱蝶竞老柔乡,其后家有空囊身沾蛊疾,而当年青蛾皓齿之人曾未有过而问焉者,则何益矣。又况人之无良,乡党丑之,敢不耻乎?
     
戒侠党
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二者皆讥,而侠之为害也更甚。以余所闻朱家郭解之流,其廉洁退让固有足称者至若豪暴之徒,宗疆比周,大则植党为奸,或萌畔乱;小则结朋作祟,任肆侵凌。强则硬作主张,遂酿数年之讼;弱则暗加唆使,致搆两造之争。种种恶迹不可胜数。此固有关门户事,而不容不痛惩也。昔马伏波之诫其兄、子曰:“效季梁不得限为天下轻薄子”。呜呼,可不戒与?
  
戒酗酒
天著酒星地列酒郡,酒之由来尚矣,顾酒以陶情而已弗容过也。迩来纵酒者或终朝沉湎,号呼乱笾豆之文,且竟曰酕醄荒亡失事机之会罚以童羖何以应与?昔范鲁公之诗曰:“戒尔勿嗜酒,狂药非隹味,有以也夫。”
     
戒演戏
优孟衣冠祗堪快意,其实无益於人也,而世乃乐此不悛,不惟以有用之财委以无用之地,亦且荒废时事,耗损精神,或乘隙而便穿窬之计,或候间而开淫乱之媒,害不胜言。至若舞灯装会,亦戏类也,概弗擅兴。
     
戒游惰
昔陶侃为广州刺史,辄朝运百甓於斋外,暮运於斋内,诚谓优逸之不堪事也。夫侃犹如此,又况幺麽不及乎?侃而顾可惰其四肢,与今族中子弟生涯大抵非读即耕,而勤则颇多,惰者亦不少矣。讬会友以娱情。半以笑谈销白日,何蓬年以藉口,或悬耒稆度青春,其究也芹荒乎,泮菜满乎田,谁之咎也。
     
戒溺女
女子之生秉坤顺以配乾健者也,近世育男而溺女,岂女独非属毛而离裹耶?且父母生之,父母杀之,将天地好生之谓,何其伤之也,夫一蛰一蠕古人当不忍杀,而况其为己之所生,与犯者议处。
 


《温州灵昆胡氏祖训十戒》
 
一斗狠
血气之刚,匹夫之勇,君子所轻,小人所重,砺瓜握拳,祸不旋踵,一旦失败,始悔以恐,知圣贤,道在垂拱。

二鸦片
名曰桂声,毒俞狼虎,虎食骨肉,烟伤脏腑,财尽身危,死有遗辜,智者常然,况乃愚鲁,戒之戒之,民国之虏。

三赌博
聚徒开入庄,严然上客,喝雉呼,各争红白,赢者不休,输卖田宅,一寒至此,贫病交迫,回念当年,悔之无及。

四争讼
居家戒讼,明训在耳,比如交战,久战必死,无奈上场须遵正理,理正无虞,自有历史,虽即如此,安分最是。

五游妓
恶首惟淫,况乃游妓,费财伤身,丧尽廉耻,带肉骷镂,西施亦死,人尽可夫,空伤荡子,家庭教育,不轻女碑。
    

 

《胡氏祖训》
 

为  人  谦  和     居  官  清  廉
静  以  修  身     俭  以  养  德

 


《胡氏族规》
 
一、孝 父 母
父子纲常,人之大伦,百善孝为先,自古忠臣孝子,人人景仰,忤逆不孝,人神共愤,故凡我族中人,凡不孝者,皆可训之。
   
二、亲 兄 弟
长枕大被,天子且然;让枣推梨。昔人称美。但人家兄弟,当幼小时无不十分友爱。其后之不睦者,大抵因妻子、争财产而已。抑或此贫彼富,有求莫应,若秦、越人之相视。同气参商,半皆由此。夫一父之子,即非同胎共乳,有前后之别,亦属一气所生。骨肉至亲,尚成嫌隙,子孙尤而效之,有不破家者乎?堂从兄弟,尚宜和睦,况在同气乎?族中宜互相教戒,共笃友于,则出入怡怡,家风不陨,亦同宗之光矣。
   
三、睦 宗 族
贵贵贤贤,义无偏诎亲亲长长,分有常伸.凡子姓之分支,皆祖宗之一脉.尊卑之分,轶然不淆.长幼之情,蔼然相浃。喜则相庆, 忧则相吊。贫弱之一,富实者宜时周恤之。愚鲁之徒,贤智者时教导之。总以相扶、相助为念。至干尊长,尤不得与卑幼戏谑,致为有识者所笑。此吾乡之陋俗,不可不切戒矣。
   
四、和 乡 邻
岁时款洽,谊笃比邻;患难扶持,世称会里。我先世以忠厚传家,凡属子孙,务必谦虚乐易,与人无争。不得恃血气以凌人,逞奸诈以滋事,徒害邻里,终累身家。若有不肖子弟,恃强恃诈,或倚仗族人之势,欺侮乡党者长辈亟戒责。尤宜念睦任恤之风,实为古道,待人务从乎厚,处世毋涉乎骄。至于修桥、补路、拯溺、救饥、恤寡、孤、劝善、教不能诸事,凡有益于桑梓者,量力行之。生长聚族之邦,其亦共有所赖也夫。
   
五、教 子 弟
子弟以读书明理为上。为父兄者必师从德者,,慎择益友,俾得朝夕渐摩,学问有所成就。光前裕后之图,计莫逾此。其有资质不能读,及力不能读者,则为农、为工、为商,即佣雇营生,亦属正业。总当责以勤俭,教以安分,令其学为好人,切不可任令游手好闲,习致败坏家声。至于富贵之家子弟,性质即有琰刘,亦当以师为约束,切铁骄养溺爱,终受必家之富。所谓子孙虽愚,经书不可读也。
   
六、戒 习 染
习俗之坏人子弟,事不一端。其显者则嫖也、赌也、酒也、烟也、而近年尤有入会、结盟等恶习也。江湖无赖随处煽诱,年轻子弟每为所牵。轻则有玷行为,重则显干法纪,
其祸不可胜言。 即 轻薄之行,狷利之语,戏谑、骂詈、欺诞 、狂佻,市井恶少情形。
   
七、奖 名 节
忠臣孝子,代有表章;潜德幽光,岂容湮没.族中如有孝子、悌弟 、义夫、节妇,确有实迹未经旌奖者,应由族人备录行状,录入族谱,以彰其行。斯亦一族与有荣焉之事,不可不知。
  
八、慎 婚 嫁
玉洁冰清,固称佳偶;荆钗布裙,不失良姻。凡族姓为男配,为女择婚,必须清白之家,门户相当者,方许联姻。不得贪图财物,轻信冰人,不辨薰莸,苟且作合。万一误结朱陈,使日后儿女竟不齿于乡曲,深为可惜。
以上八条戒规,凡我族中人,皆需守之。如有违背,族人共责!

 


《高邮胡氏家训》
 

人从小,要学好,勤与俭,防备老,圣上书,是金宝,勤耕读,是上好。
  
第一孝,敬父母,奉衣禄,要承欢,般般顺,件件依,你生儿,也像你。
  
第二悌,爱兄弟,莫争分,戒斗气,兄学友,弟学恭,亲手足,贵和同。
  
第三忠,立品行,朝报君,家孝亲,功臣阁,表芳名,廿四孝,传到今。
  
第四信,人之本,天下事,信为根,交朋友,信为准,若无信,枉为人。
  
第五礼,不可废,敬爱党,礼为最,礼之用,和为贵,人无礼,纲常坠。
  
第六义,要和气,敬朋友,睦兄弟,助孤寡,恤邻里,肯轻财,即为义。
  
第七廉,贵不贪,取有道,用则安,财妄取,若水山,天极应,子孙艰。
  
第八耻,人当知,爱女色,即为耻,贪钱财,亦为耻,赌与酒,皆为耻。
  
三字句,言虽俗,凡吾族,总宜读。